查看: 930|回复: 0
收起左侧

望族子弟罗世文拒绝戴笠的诱降(图)

[复制链接]

8735

主题

8816

帖子

2万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29414
发表于 2018-3-25 10:39:3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  他家是四川威远县鼎盛的盐商,家中良田百亩,族人聚居的地方约有现在磁器口那样大,但他仍然走上革命的道路。昨日,红岩联线研究员厉华为我们介绍了罗世文的革命之路。

身世:

罗世文,四川威远县人,1904年8月2日生。罗家靠凿并煎盐发迹,是当地数一数二的大户人家。

革命事迹:

1924年秋,罗世文任青年团重庆地委书记,协同萧楚女、杨闇公等领导开展重庆地区群众革命运动。土地革命时期,先后任中共四川省委宣传部长、省委军委书记、省委书记等职,参与领导了江津、荣(县)威(远)、广汉、梁山、德阳等地的农民暴动和兵变。

1937年回川领导统战工作。1939年3月18日,罗世文在成都被捕。军统特务头子戴笠将他押到重庆军统局总部看守所,亲自审问,妄图诱降,遭到严辞拒绝。1940年下半年,罗世文被转往贵州息烽监狱关押。1946年7月,罗世文被押解回重庆中美合作所渣滓洞监狱。8月18日,在重庆歌乐山松林坡刑场壮烈牺牲。

身世 当地数一数二的大户人家

1904年夏,罗世文出生在四川威远县。罗家是当地数一数二的大户,靠凿并煎盐发迹,在威远县观音滩聚族而居已是好几代了。“当时罗家在威远县有良田百亩,族人所居住的地方估计有现在重庆磁器口那样大。”厉华介绍,罗世文的父亲也在重庆经营盐号。

罗家鼎盛之时,府弟院内有被天井回廊间隔开的套房内宅,厅堂栉比,五彩纷呈,整个建筑面积达4千多平方米。宅后的大花园布局有致,自然妙成,人称“川南第一园林”。

1907年6月,罗世文的父亲因为在重庆经营的盐号破了产,欠了官府的税债,冤死狱中。3岁的罗世文和母亲郭氏扶着灵枢,黯然来到威远河的观音滩上。“孤儿寡母,受到欺凌。”厉华说,自此以后,罗世文和母亲的日子开始艰难起来,郭氏靠着家族维持母子两人生活,家产也渐渐用完,但郭氏还是将罗世文送到私塾读书。

成长 重庆求学时接触《新青年》

罗世文在花粤山房发蒙读书后,学习非常认真,从不逃学。晚上回到家中,罗世文常常琅琅背诵直到深夜,他最喜欢读《东周列国志》、《三国演义》、《水浒传》、《官场现形记》这类小说。

1920年8月,刚满16岁不久的罗世文,经当地著名举人罗爱棠推荐到重庆求学。1921年秋,罗世文考入重庆甲等商业学校读书。“就是在这段时间,他开始接触《新青年》等进步书刊。”厉华说,他还积极参加学生运动,1923年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,次年任青年团重庆地委书记。

“1925年,罗世文赴苏联东方大学学习,也是在这一年成为中共党员。留学期间,他阅读了大量的马列主义书籍,对世界无产阶级革命有了自己的认识。”厉华说。

1928年,罗世文回国后,到四川工作。1931年6月,罗世文任中共四川省委书记。1933年赴川陕革命根据地任川陕苏区省委常委,随后参加长征到延安。1937年8月,罗世文回到四川任川康特委书记、省工委书记,公开身份是八路军驻蓉办事处主任兼《新华日报》成都负责人。

入狱 他提出狱中是特殊战场

1939年底到1940年3月,国民党发动了第一次反共高潮。为了破坏四川的共产党组织,加强对四川的控制,特务头子康泽等前往成都,策划了“抢米事件”。

当时货币贬值,物价上涨,国民党在成都的银行仓库官员以及官僚、军阀、地主等纷纷抢购粮食、囤积居奇、牟取暴利,从而出现人为“米荒”,米价飞涨。1940年3月12日,康泽的别动队抢劫了有地方军阀潘文华大量资本的重庆银行米仓库,煽动百姓暴动,并造谣栽赃说共产党“发动群众抢米,破坏抗战”,从而胁迫地方军阀执行白色恐怖政策,将成都地区的共产党组织和进步人士一网打尽。

3月18日,罗世文到《新华日报》成都营业分处处理有关事务。刚一进去,预先埋伏的国民党军警特务立即跟踪上去。随即,军警特务包围了《新华日报》营业分处,罗世文被逮捕。

“在狱中,罗世文受尽折磨,但他仍然提出要‘修养人’,更要洁身自好,意志要更加坚定。”厉华说,罗世文第一个提出“狱中是特殊战场”。

遗憾 牺牲前没给母亲准备棺木

罗世文被捕后,关押在息烽监狱。戴笠利用大特务邓文仪同罗世文一起留学苏联的关系,派他带着厚礼去“看望”罗世文,妄图通过述旧情、拉关系,使罗世文“回心转意”。但罗世文断然拒绝。1946年,罗世文被押解到重庆歌乐山渣滓洞监狱。

“在监狱里,罗世文主张发现和结识共产党人与进步人士,团结一切力量。”厉华说,他决定成立狱中临时支部,以便展开斗争。

罗世文任支部书记,车耀先与韩子栋为支部委员。支部成立以后,罗世文与支委一起,争取到部分管理人员的同情,打击了个别变节分子向监方打“小报告”的活动,争取了散步、晒太阳、看书、看报纸的权利。

“罗世文还始终抓紧一切机会与狱外党组织取得联系,以便里应外合搞暴动或争取狱外援助。”厉华说,罗世文始终没有放弃越狱的打算,但一直没成功,“后来,罗世文的亲属讲,在牺牲前,罗世文一直有个遗憾,就是没有给母亲准备棺木”。 重庆晨报记者 杜海


《盛世湘黔网》www.cnssxq.com传承湖湘文化  网聚湘黔精英,加强民间交流,助推湘黔发展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