查看: 1301|回复: 0
收起左侧

“铁打的宝庆”缘何名闻天下?

[复制链接]

8814

主题

8899

帖子

3万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30067
发表于 2019-4-11 00:23:1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     古人云:纸糊的长沙,铁打的宝庆。此话怎讲,有何由来?历史上,但凡发生战争,武力攻防,长沙无险可守最不经打,一攻就破,而宝庆府则犹如铁打钢铸的一般,固若金汤。

  昔日宝庆府即今邵阳市,三面环水一面靠山,地势险要;又兼民风剽悍,为湖南极难治理之地,素有“湘省已治宝末治,湘省未乱宝先乱,镇得住宝庆的官必镇得住全湘”之说;又有“论霸蛮国人畏湖南人,湖南畏宝庆人”之说。

  太平天国洪杨初起时,在清军四处围剿下几近覆灭,却因突围窜入湖南,得祁阳、宝庆一带农民 入伙,战斗力聚增。而最终消灭太平军的湘军也最初兴于宝庆,即起源于宝庆新宁人江忠源的楚军。太平军最为能征善战的石达开部围攻宝庆未果惨败,几近覆灭,“铁打的宝庆”因此名闻天下。

  话说当年,石达开逃离天京入湖南,欲效诸葛孔明隆中之策,图过境宝庆尽收剽捍壮丁,扩充兵员军粮,然后入鄂决战胡林翼,立足湖北置办水师再入蜀,以蜀为基地争霸天下。公元1859年,石达开、张遂谋兵围宝庆府,“所过人马连行6日夜,湖南震恐”。石达开严密部署,号称20万大军环城展开,三面包围宝庆府,广十余里,直望无际,皆红头人。时湖南境内湘军实际领导人左宗棠,只有新招募不久的新兵4万人,选其中长力者3万新兵驻守宝庆城内。其余由赵焕联、周宽世、田兴恕等部湘军精锐七、八千人驻扎城外。左宗棠又令刘长佑、江忠义、刘坤一率领湘军锐卒600人由新宁、武冈直追太平军赖裕新。又令知府刘岳绍率团练从东北路监视石达开主力,刘培元水师自安化控制资水,陈金鏊水师赴常德布防,控制沅水要冲。如此,湘军精锐万人扼守各个战场,断绝石达开后路补给。同时攻击石达开偏师以剪其枝叶。
  遵曾国藩信嘱,左宗棠又令城外居民移居城内,城外建筑焚之一炬,不以房屋蔽敌,不以粮草资敌,城内3万新军凭险固守不出。战事旷日持久三月有余,石达开久攻不下,几十万大军(含妻儿家小)每日食米千石,需子药数千斤,又无老巢粮台后续,危急日显。而湘军各路援军又纷纷从四面八方赶到,内外夹击,尤其是湖北李续宜湘军5300人为作战精锐,连续向石达开部发动进攻,数十仗下来,太平军损失惨重,来时二十万大军只余几万人了,眼见宝庆城坚不可破,石达开长叹一句“真是铁打的宝庆”,率残部往郴州、永安方向溃退。铁打的宝庆自此得名。

  不光石达开兵败宝庆,就连不可一世的日本强盗欲过境宝庆奔袭芷江机场时,沿途也被宝庆境内农民在各自乡村用砍刀、锄头打死不少。据邵阳县志载:白仓镇团结村村民王铁蛋见日军大部队开过,有一日本兵在田矿边拉屎,他便悄悄靠近用锄头奋力挖向日兵头部,致其当场毙命;黄塘乡双杏村村民蒋仲毛见一日本兵在自己耕地里挖红薯吃,他用毛镰将其砍昏缚住剥皮致死。

  日军目标是长途奔袭芷江机场打通东亚战线,然而就是迈不过铁打的宝庆地界,20万日军兵败宝庆境内的雪峰山下,在武冈、洞口、绥宁、新化、安化、溆浦一带遭遇中国军队的顽强阻击并围歼,寸步难行,斩戟沉沙,全军覆没,要不是何应钦在洞口公路处故意留出一个口子放走部分 日军,20万日军肯定无一漏网,全部被歼。这是中国八年抗战少有的大胜仗,也是抗日战争中最后一次大仗。

  伟人毛泽东说:“兵民是胜利之本”。勇武剽悍的宝庆百姓加上英勇善战的湘军将士是战无不胜的。每逢国难当头,只要有湖南人有邵阳人就有克敌取胜的希望。早在民国初建,袁世凯窃国当权,倒行逆施,复辟称帝,是宝庆人蔡锷机智潜出北京,绕道日本潜回云南,动员旧部滇军首举护国讨袁义旗,以带病之躯率八千滇军子弟兵组成护国第一军出滇讨袁。登高一呼,全国响应,逼袁世凯退位,为再造共和立下第一功勋。

  抗日战争中邵阳人廖耀湘,1939年秋随师长邱清泉参战昆仑关战役,取得举世闻名的昆仑关大捷的辉煌战绩,升任二十二师师长。1942年,率师随第五军远征缅甸支援英军,给日军以重创,让侵缅日军发出:“英国兵好打,中国兵来了不好对付”的感慨。由于日军先攻陷仰光、密支那,中国第五军主力无法按计划撤回国内,被迫翻越令人毛骨耸然的野人山,廖耀湘率二十二师竟神话般地走出野人山,到达印度东境之列多,让英美印联军官兵惊叹不已。1943年初,反攻缅北,中、英、美联军12万人,实以中国军队为主,对抗20万日本侵略军。廖耀湘的新二十二师以寡敌众,在大浴、胺邦卡全歼固守孟关外围的日军;在孟关会战中彻底击溃步、炮兵四倍于我的日军,迫使日军全部退出胡康河谷;在间布班山隘,廖耀湘率部以精湛绝伦的战技,经过三次激烈的会战,日军伤亡惨重,被迫退出山隘……廖耀湘率领二十二师屡建奇功,令世界刮目。以十四、二十二、五十师为基干编成新六军,廖耀湘升任军长。他挥戈南指,袭取战略要地史维古,攻克缅北重镇八莫,袭曼大,取西于,下南坎,占领滇缅公路交汇点芒友。1945年2次攻下南社,3次攻占乔美,结束了远征的最 后一场战斗。他率中华男儿以少胜多在异邦严惩日本侵略者,战技令人仰慕,声威振慑四海,获国民党“青天白日勋章”和美国“自由勋章”及英国“十字勋章”等诸多殊荣。

  宝庆人不光在民族危难关头,舍身赴义,勇武胜出,而且在商界也有颇多惊世传奇。宝庆先民因人多地瘠粮少,有外出谋生的传统,足迹遍及全国各地,凭着勤劳、勇敢、不信邪,在很多大城市建有“宝庆码头”。

  清嘉庆初年,宝庆人(邵阳、新化等地)在长江汉水交汇处辟有宝庆码头,后被当时全国四大商帮之首的徽帮占据,终因实力悬殊,经数十仗不得。至咸丰六年,在湘军将领刘长佑等支持下,大败徽帮,夺回码头并趁势扩充地盘,成为怀化、湘潭、益阳、长沙等湘籍客商船民栖身停泊之所。

  民国初年,为码头边一条长不过百米的风水宝地,宝庆帮与汉口地头蛇发生冲突,经数十仗,双方死伤惨重仍不分胜负。当地一主事长者出面,邀五湖四海各帮派聚会见证,当街摆下两台火炉,街头烧红一双铁靴,街尾烧开一口油锅。到场者面面相觑,唯宝庆帮走出一勇者,赤脚穿上火红铁靴,强忍肉焦血流汗淋剧痛,咬牙走过百米长街,捋袖从滚汤油锅中捞出信物,其时焦肉臭味弥漫整街,悲壮惨状不堪视睹。霸蛮勇敢不怕死的宝庆人震住了在场上百帮派,从此再没有人敢来争夺此码头。这条街至今还叫宝庆街。

  ……有诗为证:铁打宝庆钢铸汉,邵阳男儿最能战。

  霸气神勇天下闻,城坚缘由民风悍!

《盛世湘黔网》www.cnssxq.com传承湖湘文化  网聚湘黔精英,加强民间交流,助推湘黔发展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