查看: 264|回复: 0
收起左侧

回顾雪峰山会战四大阻击战之一——芙蓉山阻击战

[复制链接]

8889

主题

8974

帖子

3万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30684
发表于 2020-3-10 14:42:0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芙蓉山阻击战

  
  芙蓉山阻击战,雪峰山会战四大阻击战之一,当时中外关注的焦点。成功地阻截住日军的大规模补给和机械化部队支援前线。抗日时全国罕见。
  
  隆回抗日的惊险与重要并不逊色于洞口。隆回是日军的进军和退却地,是日军的汇集地。日军的整个行动过程都在隆回受到猛烈阻击,日军在隆回死亡约2000人,伤更多,虽然少于洞口,但隆回处处有战场,重要战斗地十多处,更奇伟,更富有文学创作空间。很多地方一次小小的战斗都可以做成大戏,我们这里丰富的抗日文化遗产难道不能有众多的创造?


       敌后苦战,芙蓉山花红浸染着英雄血
  反复争夺,桃花坪桃香莫忘记先烈魂
  
  320国道各线,过去名称不一。抗日战争时国军称邵榆(应为渝)公路,也有称宝(庆)安(江)公路的,日军称军用公路或简称军公路。1923年5月,湖南省第一汽车路局主持测量修建衡(阳)贵(阳)公路宝桃段,路线自邵阳市资江西岸蚕桑码头起至隆回县桃花坪。民国17年(1928),正式动工,民国18年10月,桃花坪车站建立,经管车辆客、货运输。衡贵公路桃高段(桃花坪至洞口县高沙),1929年11月,由湖南公路局成立的桃高段工程处测量设计,1931年初开工,1933年6月,基本完成桥涵工程,因拟改轻便铁路而停工,后仍决定修公路,1934年6月复工,1935年8月1日竣工通车。
  
  1945年初,我军民对这条公路进行了充分的破坏,民工每隔20米便挖长5米,宽3米,深2.5米的大坑,中间留一米通过人,但车则通不过。曾任过邵阳行政专署专员兼保安司令的岳森的小车都通不过了。日军修了二十来天,把它修到了桃花坪,撤退阶段还利用公路运送弹药给养和伤兵。进攻阶段日本则基本上不能利用这条公路,因为路中通道仅一米,骡马都不方便通过。当然,更重要的是我100军19师57团将士在一些要点对日军英勇阻击,57师主力则据守路中要地砂子坪。
  
  日军要攻占芷江,最佳的路线就是湘黔公路,要守湘黔公路,最佳的点在雪峰山主脉以江口青岩为代表的几个要隘。但为了减少我方损失、阻敌于前沿和保险起见,必须在邵阳到洞口的几十公里间再寻找几个要点据守,层层阻击,迟滞敌人的进攻,给敌人造成更大的障碍和损失,给我方提供更多的机会和提升更多的信心。
  
  由于日军进攻部队主力从桃花坪渡口渡河从南岸西进,4月20日,74军军长命令在砂子坪的57团主力到西边堵截由洞口龙潭铺向北渡河的120联队一部,由此在石下江附近与敌人激战一整天。正待扩大战果,74军又命令战斗中的57团主力西移竹篙塘,4月22日到达集结地点。由此,岩口铺与芙蓉山的国军成了孤军。也成了日军后续部队和物资补给线上的眼中钉、肉中刺,必欲拔之而后快,这两个地方受到的压力可想而知。
  
  我方选择的防守要点主要有岩口铺、桃花坪及附近的芙蓉山、石下江、竹篙塘、洞口塘和雪峰山主峰几个隘口。可贵的是,雪峰山会战期间,这些隘口,特别是前线的几个并不险要的隘口,创造了防守的奇迹。
  
  芙蓉山,是湘黔公路桃花坪西边七公里(从山中部算起)处的一座较高的山,上山下山走一趟,来回约5公里,最快也要个多小时。山上地势险峻,杂木丛生很难穿行。从山上可以听到城里的枪炮声,可从山上四处袭击敌人,真是进可攻,退可守。这里是贯通隆回南北最大河流辰水与资水交界处的丫丫内。此山长约2—3公里,西部两峰较高,离公路最近处200米左右,越往东越低矮,直达辰水边,离公路也越来越远,但在公路边有十余小山峰与主峰相连,是控制公路的绝佳处。只是国军把辰水上的桥一破坏,公路对日军来说就没用了,日军前期争夺是想控制此山,在辰水上架浮桥通公路。撤退时争夺它,是因为它威胁日军在芙蓉山北面的退路。公路另一边的芙蓉山北部,几公里内没有什么高山,日军的退路就在这一带,芙蓉山的火力和对空联络严重威胁敌人撤退。所以日军前、后期都拚命争夺此山。
  
  芙蓉山要隘,整个雪峰山会战期间为我方小股部队控制,给敌人造成了极大的困难。为了绕过芙蓉山,日军在桃花坪附近南渡资水,绕过芙蓉山后,又要北渡资水。渡来渡去,是需要船的,是需要时间的,是麻烦的,重型装备的运输是不可能的。
  
  隆回有个流传广泛的笑话。4月18日,120联队4000余日军在桃花坪附近,为避开芙蓉山国军要塞,晚上南渡资水。前进中,日军探路队问一老百姓南边有什么地方,老乡说:“前有三阁司。”日军以为是三个师,就不南进了。实际上,日军不管南面有无国军几个师,它的进攻方向不是南而是西,本来就不是去三阁司的。
  
  芙蓉山和桃花坪的守军是100军19师57团第1营,第1营的守卫务实、灵活且主动。它以一、二连守最重要的芙蓉山,这两个连还各派一个排的兵力,即各连的一排赴六都寨、滩头岩口间截击敌人后续部队与辎重,第三连则以桃花坪为据点,袭击在白竹桥、邵阳县岩口铺之间抢修被我军民破坏公路的敌人。
  
  4月16日午后,日军先头部队300余人,向在白竹桥的中国警戒部队发动进攻,17日拂晓,日军先头部队向驻守桃花坪的57团3连1排发起进攻。午后,主力到达,派400余人进攻芙蓉山。我守军57团3连阻敌于老虎山。在空军的支援下,中国守军坚守阵地,击毙了日军第12中队长等人。日军无法从芙蓉山麓公路通过,不得不集结桃花坪、铜盆江一线。18日正午,联队主力抢渡资水,沿资水南岸攻高沙。但鉴于芙蓉山的重要,仍留一支部队进攻芙蓉山。
  
  5月4日,守岩口铺的3营9连给敌人以几百的重大杀伤后也奉命退守芙蓉山。1营为加强对敌后的袭击,仍将1连置于桃花坪附近,主动袭击修复公路的敌人,命第3连加强对六都寨、山溪、山门间敌后补给线的袭击。
  
  敌人没有办法,觉得还是公路最重要,只有掌握公路,才能掌握战争的主动权,可攻可守可退,便加强对公路的修复和对修路工兵的保护。5月5日晚,敌人约500人,对我桃花坪公路边一连阵地猛攻一夜,又多路威胁芙蓉山。
  
  二十天来,芙蓉山牢牢掌握在我们57团1营手中,英雄的57团战士,也决不允许在胜利的前夕让敌人的阴谋得逞。1营还主动进攻,副团长伍亚杰、营长孙廷简让守岩口铺的3营英雄9连守芙蓉山,自己带领其他将士向东南出击,激战五、六天,将各路威胁芙蓉山之敌击退,5月12日晨,又配合兄弟部队,首先攻占桃花坪。中午,敌纠集千余人反扑,伍团长指挥各部队与敌人巷战,毙敌百余,大挫敌势,敌不得不东撤,我军又控制住了桃花坪。
  
  5月18日,日本攻向芷江之各路大军均遭重创,敌为逃命,比进攻时更急于夺取芙蓉山,因为芙蓉山严重威胁他们从石门撤退。5月19日,日军20军指挥部命令从绥宁瓦屋堂经高沙、荆竹退到桃花坪附近的关根支队攻夺芙蓉山、桃花坪。
  
  5月21日日军开始渡辰河进攻,但当天死伤惨重却没能渡河。5月22日,关根支队217联队进攻,日军集中山炮4门,步兵炮4门,迫击炮12门自晨至晚向芙蓉山猛轰2000余发。黄昏时,敌增至2000余人,我军奋勇与敌冲杀,双方肉搏10余次。23日拂晓,我军已经伤亡极重,日军突破我军防线,芙蓉山大部陷入敌手。24日晨,我山顶望云寺被自己的飞机炸中,弹药全毁,守军不得不撤至沙子坪搬救兵,暂六师的部队及时赶到,孙廷简营长会同暂六师,在空军的掩护下,对敌反攻,仅芙蓉山主峰就反复争夺十余次。黄昏,日军撤走。
  
  与此同时,伍副团长指挥的桃花坪战场也血战终日,5月23至24日,桃花坪曾5度易手。这时,我57团主力经紫阳向五里牌、观音山攻进,准备切断向芙蓉山、桃花坪攻击的日军后路。25日拂晓,害怕包围的日军迅即向东逃窜,各部各自逃命,狼狈不堪,弃尸遍地。10时许,57团歼灭桃花坪附近100余掩护部队,11点30分,最终收复桃花坪。
  
  这时,正是各路逃敌狼狈逃窜的紧要关头,但他们对公路已经完全丧失了信心,只能避走横板桥、和尚桥和滩头的小路。为了接应各路逃敌安全撤离,邵阳守敌47师团又多次主动进攻滩头,战斗激烈。
  
  以芙蓉山为代表的我军公路阻击战,成功地瘫痪了公路,甚至严重威胁敌人的后退小路,使敌人的重型武器到不了前线,使敌人补给十分困难。
  
  据日本出版的《昭和二十年的中国派遣军》记述,133联队第1大队长鸟谷通泰大尉称:“5月7日,由于连日激战,弹药欠缺,每三人才一颗手榴弹,步枪每枝才5发子弹。”这是历次战斗中少见的。这完全是我们控制了公路和掌握了制空权所致。以前,日军一个大队就能在中国军队包围中横冲直撞,因为他们有强大的火力进行突击和掩护,他们有飞机随时补给。
  
  雪峰山会战,日军空军补给只能偷偷摸摸,天上很少见日本飞机。骡马补给部队很容易受到中国军队的袭击,中国有很多游击部队,正规军也有很多支小分队活跃在敌后补给线上。补给困难使前线日军的攻击大打折扣。
  
  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在5月13日的战讯中,曾用“厥功殊伟”来称赞芙蓉山守军。
  
  国军的军事奇迹,与空军的支援有重大的关系。激战时我空军随呼随到,投弹、扫射。
  
  57团雪峰山会战参战官佐76名,阵亡9名,伤24名,参战士兵1897人,阵亡315名,伤554名。日军伤亡远多于我军。
  
  军事委员会给予57团武功状一轴,授予57团团长钟雄飞宝鼎勋章一枚。钟雄飞还获得美国总统罗斯福自由勋章一枚,并被提升为少将。57团其他参战军、士兵,获得奖章者有数十人。
  
  日军在桃花坪一带罪行累累。120联队南渡时,日寇窜至南山坪,用多种残忍手段残害无辜平民22人:用枪打死8人。郭延才乘渡船逃难,被几个日兵当作靶子点射,身中5枪而死亡。用枪托砸死3人。刘万和的母亲年老走不动,被日军砸死家中,马东元怀孕的妻子背着两岁的儿子双双被砸死在路边。郭年延的母亲因拒绝被侮辱,被用石磨压死。郭兴良被日军用蓑衣捆绑,从头上点火焚烧,烧后还未死,被日军丢在田里,用尖棒从腹部穿背而死。郭建元躲在草丛里,被日军拖出来丢在河里淹死。罗阳明的母亲被日军追赶,从高坎跳下,被日军狼狗咬死。被军刀劈死3人。曾凡益被日军砍下脑袋,周元祥被日军拦腰截成两段。侮辱妇女29人,致死1人。3人被抓夫死在他乡。烧毁房屋10座,宰杀耕牛40头,猪130头,抢去稻谷15000公斤。
  
  同时,一天凌晨,日军从邵阳县方向经龙眼村突至罗白落马村,300余日军驻扎3天,群众被杀11人,妇女被辱85人,其中死4人。82岁的老寡妇元姑晚娘,双目失眠,被几个日军抓住从一丈多高的田坎上丢下摔死。与芙蓉山隔江的大洲村,日军驻一天一夜(5月21日,农历4月初十晚到次日),12人被杀,几十名妇女被蹂躏。
  
  日军的暴行听多了让人愤慨难受,今天讲到这里,谢谢。

《盛世湘黔网》www.cnssxq.com传承湖湘文化  网聚湘黔精英,加强民间交流,助推湘黔发展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返回顶部